我的婚纱照

我跟文东结婚快两年了,由于大家工作都挺忙,所以一直没要小孩,再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了,文东问我想要什幺样的生日礼物,我想了想觉得自己身材不错且长得颇有气质,可是从来没有记录下来,以后要是了生小孩,可能全部走样,所以想趁现在留下美好的记录。于是就跟文东说我想要拍一组艺术照,文东觉得这个点子不错,所以我们就出门去找专门拍艺术照的店了。比较了几家,终于找到一间看起来还不错的店。老闆是一位专业的摄影师,瘦高的身材并透着艺术气息,看起来蛮专业的。于是我们和摄影师讨论了一些构想后,一行三人就来到了地下摄影室。因为现场只有我们和摄影师,所以拍起来格外轻鬆。
拍了一会儿,摄影师说我的条件不错,又是夏天,应该可以拍的清凉一些,这样才能真正留下完美的身材。我跟明伟文东讨论一下,文东说:“好吧!”反正有他在场没关係。于是我在摄影师的指导下,撩起婚纱坐在椅子上,一手扶椅背,一手自然的放在圆润的臀部,一双雪白的玉腿裸露在灯光下,跟脚上性感的白皮鞋很搭配,双腿相搭的根部从摄影师的角度也许可以看见我黑黑的阴毛,为了怕从薄如蝉翼的白色婚纱看到我黑色的丁字裤,所以刚才在更衣室换上婚纱的时候我将内裤脱掉了,这时能感觉到阴部有些凉意,而摄影师的镜头也卡擦卡擦的捕捉我的迷人体态。
摄影师让我做出各种不同的诱人姿式,不断的变换各种角度,很投入的拍摄着,让我放心了不少,不过我还是感觉今天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裸露太多,而且老公又在场,感觉全身都有点发烫的感觉。老公的**不适时宜的响起了,原来是他公司领导急要一份档,得赶回公司一趟,但他看我又正在兴头上,摄影师很亲切又很专业,人也很正派,所以叫我继续拍摄,他一会就回来。文东走后,摄影师忽然停止了拍摄,说这样拍出的效果不好,于是他到楼上拿了一个黄色的小模型杯,接着从小杯中拿出一根小冰棍,走到了我身边,口中还是不断讚美我的身材,说因为乳头不够挺怕画面不够美,所以他徵求我的同意,要用冰棍刺激一下乳头,由于我很信任他的专业,也没听清楚摄影师的话就点点头。只见摄影师拿了小冰棍隔着婚纱就往我的乳头上磨蹭绕圈,我颤抖了一下,并发出嗯~~~~嗯地一声呻吟,我从来没有过这种刺激的经验!不过我的表情应该是很舒服的样子,乳头也迅速的挺立起来,嗯!还是摄影师有经验,不然可能要文东的舌头才有办法了。为了增加效果,摄影师这时还贴在我的耳边,喃喃地不知说些什幺,手中的冰棍也轻柔的刺激我的乳头,此时我似乎不自主地微微地张开双腿,顺着细缝看去,熟悉的爱液也潺潺的顺着阴唇流下。